主页 > 爱情散文 > 正文

岁月记得花的香

2021-08-27 19:33:43 来源:故里文学 点击:21

美人蕉和鸡冠花在夏天的花海里既不名贵也不美丽,两种花也不是什么近亲。但对我来说,它们却是最值得留恋和回味的花。

在我的印象里,这只是小时候才有的花卉品种。后来,随着众多名贵花卉的出现渐渐地淡出了我们的视线。记得几年前,我路过一家农家小院偶然看到了它们的身影。心底里那根怀旧的弦突然莫名其妙地颤动起来,我有意放慢了脚步观赏它。走过去了,又几次回眸留恋。

不知什么缘故,也不知是从什么时候起,在我生活的这座城市里,许多临街路的两旁又栽了许多美人蕉和鸡冠花,而且大都是这两种花并肩站在一起,这让我大大地意外和惊喜。在我看来,如果把美人蕉比作一亭亭玉立的美女,那么,鸡冠花更像一英武的护花使者。一个妩媚缭绕,一个伟岸阳光。我甚至怀疑,负责绿化的人是不是和我一样有怀旧的情结,要不然,为什么这多年不见的两个品种,又怎会出现在这一座座现代化的花园里呢?

记得小时候,部队大院的围墙内,全部种植了这两种花。也是摆了造型的,虽然在今天看来这造型有些简单,但装点的却是我们一颗颗单纯幼小的心灵。那是个物质缺乏色彩单调的年代。最初,一排排整齐的营房几乎掩在了一棵棵高大的法桐中。一个初春里,战士们在围墙边上种上了这两种花卉。因为谁也没见过它们开花时的样子,也就没多少期盼。但却忘不了,第一次看它们花开时的惊艳模样。美人蕉花朵的颜色像极了红红的绸子,片片花瓣又像一只只翩翩起舞的蝴蝶。而鸡冠花恰恰相反,它裹着一身水红色,弯弯曲曲的花瓣长了一身软软的绒毛。一个开的招摇,一个开的含蓄。我想,就是从那一刻开始,它们成了开在我心中的第一朵花并铭刻于心。以至于后来,再美的奇异花朵也没有当初的那种感觉了。这恐怕就是人们常说的心灵烙印吧。

去年,我在楼下的花园里先是种上了几棵美人蕉,后又想办法从别处移植了几棵鸡冠花与其相伴。每天下楼,只要有时间,我就会在它们身边站上一会。可以想想从前,也可以什么都不想。有时就是单纯地俯下身嗅一嗅,做出一副陶醉状满足一下罢了。

当然,有过一次奇妙的感觉。那天,不知为什么,当我从它们身边经过时,突然间,在美人蕉的花蕾里,仿佛看到了小华小丽的笑脸,而那咯咯的笑声又好像是从鸡冠花里传出来的。但见伙伴们一个个从花中走出来,像小时候一样满头大汗地在花丛里玩着藏猫猫的游戏。我被深深蛊惑,好长时间没从幻想里走出来。就赶紧打电话告诉现在已是董事长的小华。电话那头沉默了,许久才传来小华哽咽的声音:小玲,我也想你了,来吧,我把大院里的伙伴们聚到一起,桌子上放上美人蕉和鸡冠花。饭后,我们也玩一次藏猫猫的游戏----。还能说什么呢?电话的两头,听到的全是彼此思念的话语了。

而今,又是一年的夏季。楼下的花园里早已百花盛开。从初春的花团锦簇,到夏天的满园葳蕤,情景优美,变化亦多。总之,一年三季,花开花落没有间歇。但是,我的眼神常常掠过众花停留在美人蕉和鸡冠花上。从它们孕育花蕾的那一刻开始,就享受着它们花开的过程。一朵花败了,又开出一朵。在盛夏的暴雨里,在初秋的清冷里,看不出什么特别的茂盛,也看不出什么特别衰败的时候,但每天从它们身边进进出出时,微风吹来,却见美人蕉向鸡冠花靠去,像招手致意又像窃窃私语,令我浮想联翩,心里涌现出了一丝丝波纹,而这波纹又会一圈圈地划着涟漪无限地扩大,把心境撩拨得诗情画意。

忽然,明白了“带雨红妆湿,迎风翠袖翻,欲知心不卷,迟暮读独无言”诗句的意境。原来,这种花还可以被喻为绵绵的思念之意。我知道,我用此句作比喻并不恰当,但总感觉有一种情怀在心里隔空释怀。那边,是伙伴们分别后在悠悠岁月里的想念。这边,是心与心相溶弥足珍贵的友情。彼此虽不常见,但也有着恋人般愁肠挂肚之后的深深祝福。

就这样,在对这两种花回忆里,我借花抒怀。谱一首渲染时光的怀旧曲子,握笔轻弹,声声入心。并携着花儿的清香飞舞,旋转穿过时空的隧道,飘向儿时的大院里。

岁月再久远,也会记得花的香!

国内哪家治疗癫痫病
全国癫痫权威医院
癫痫发作该怎么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