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散文日记 > 正文

老家门外的树挂

2022-03-30 23:03:31 来源:故里文学 点击:21

从前老家的院门外是一片沙地,常年生长着一些榆树和小的灌木,到了冬天,有时遇到薄雾乍寒的天气,一大早你会发现这些干瘪凌乱的枝丫上结满白白的一层冰晶,远看过去,满树的银条琼枝,好看极了,我们那里人管这些叫做树挂。

因父母亲晚年身体一直不大好的缘故,我总是隔三差五奔走回去,这到底让我惦记着老家,改不了满口乡音,忘不掉一些旧事,还有冷不丁遇到触发你感慨的那情那景,其中自然少不了冬天的薄雾,薄雾中的树林,树林上的树挂了!

记得小时候,穿着娘做的粗布棉袄和伙伴儿玩耍,每见树上结了树挂,几个愣头愣脑的小家伙踮着脚尖,总爱到较低的枝条舔舐这些细小晶莹的东西,这时候手是不能动的,不然枝头的树挂会被抖落掉,孩子们腆起脸伸出舌头顺着银色枝条轻轻一滑,冰冰的,凉凉的,沾满碎玉般的树挂,瞬时在冒着哈气的小舌尖上化成水滴。孩子们在一起,嬉闹有的是,有时一个孩子会被其他几个逗引到一棵大树下,一声吆喝,他们用手或脚使劲摇晃、踢踹树干,然后迅速跑开,震落下雪片一样的树挂,骤然会把那个跑不及的孩子弄得满头满身都是,“咯咯咯……”“咯咯咯……”那一树树的树挂,颤动的都是孩子们欢快的笑声!

老家门外的树挂,曾经也寄托过我的憧憬和幻想。遥远的冬日,在那个对生活“不知滋味强说愁”的年纪,我怀揣着远方,怀揣着对城市的渴望,徘徊于树挂幻化成的世界里。当那个百无聊赖的年轻人把一棵棵树挂摇落,满树满树飘下来的都是他成长中的懵懂和寂寞。“傻小子,看把棉袄都弄湿了!”娘站在院子里,扒着破木栅栏探出头喊。簌簌而下的树挂随风染白娘的头发,娘那时还年轻,她眯着眼温暖的笑,那一笑,融化的不只是树挂和冬天,还有多少年后那一幕对娘的回忆。

后来老家的院门外修了路,路对面又盖了房,愈来愈小的榆树林被隔离在邻家的屋宅之外,随着近些年气温变化,少风干燥,浓雾天虽多,树挂却很是难见。这段日子回到老家,我总爱一大早绕着村子转转,逢有合适天气,我会刻意穿过路对面的胡同到小榆树林寻找树挂,虽然偶尔碰见一些,却远不如从前那样洁白,那样鲜亮,那样剔透。

我想,或许等到这一个冬天过去,随着亲人和故乡的远离,即便就是眼前这样的树挂,怕也只能静静地横斜在我的梦里了!

版权作品,未经《短文学》书面授权,严禁转载,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。


癫痫都有哪些表现形式
治疗儿童癫痫的药物有哪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