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伤感散文 > 正文

守候_3

2022-03-30 21:21:59 来源:故里文学 点击:7

独伫窗前,看无牵无系的悠悠白云拥吻着蓝天,游鸟猝然振翅长空蓦地浅翔低徊。空落的房内,静的可以听到焦灼的心跳,浅紫的藤椅,依稀还有你昨昔的温度。

那双黑白分明却稍有些淡灰仿佛年轻马的眼睛,反复在我脑际辗过,从晓岚氤氲,到夜已阑珊。想狠心的将你颀长的身影重重地抛在窗外,摔得粉碎,可点点滴滴的记忆在心版上复印无数。心灵的翩燕绕飞盘旋于往事的桠柯,临别的音语萦在室内不肯离去,一如最后的叶子不肯辞枝子然飘零。

你忧郁的眼神里有虚饰的漠然掩不住的踟躅,你说不让我陪,只想让漂泊的脚步贯注生命的张力,只想让苍白的心间填充哀草寒烟、紫塞古垒、凉云暮叶。

你轻悄的话语,宛如敲响我心中的哑钟,一下一下,空落悠远。我知道无法绾系你流动的步履,也不想做你的牵累,只想等你于斑驳嚣喧中回归淡泊宁静,叩动我虚掩的心扉。你沉稳的拾级而上,本是我情动于衷的守候和眷念。

我虽知流转人生本是宇宙的定义,流浪本是生命的原相,可我惮恐你的远天朔望迟迟没有归期,尽管我不知你游移的心栖落何处,却知在梦中你总是倏忽而来,匆匆即遁,甚至不及让我体味昔时的温馨。

犹记那时,墙荫那株早杏还未吐绿,枝梢犹有残雪,而今“杏花疏影里,吹笛到天明”,陈与义的词被风干的岁月剪成薄薄的剪纸,宋代的风流贴在雪白的墙上赫然灼眼。梦醒时分,我问自己:“我清瘦的背影可曾栖在你的心扉,心的呼唤可曾穿越寥廓的空间,随你流浪的脚步走进清风朗月走进戈壁沉沙。”

每至静寂的侵晨我会踱到院外,偎近迎春花的馨香,看翠风摇曳,木叶舒张,而魂游于月皓千里羌管悠悠的大漠,只想用粲然的笑迎你疲惫的远足,以你爱喝的杏花早茶润你干涩的喉咙。

守着盎然的春意,看二月的纸鸢与风嬉戏,想起那年冬天满地的落叶在晚风中飘荡,那条你我并肩走过无数次的长街霍然变得纷乱而萧瑟,正是别后我的心情。我无语地拖着斜长的身影从你眼前走过,一任暮色淹没,而执意不让你踏上远行的背影烙在心底。

一切都蜕成背景,默默伫立在我身后,我频频回头,因为追忆。而今,寒冬早褪下最后的晚装,和风徐徐掀动窗纱,帘上你手做的风铃和风清唱,似是呼喊不复回转的时光和踮脚仍无法望到的归程。(短文学网 www.duanwenxue.com)

但我矢志不移守候,就像守候我一生的幸福,直到你裹着异地的风霜,眉宇间挂着浮尘,叩动我久盼的心扉,诉说你苦历的沧桑情怀。

(原创作者:画角吹难)


哈尔滨癫痫病医院哪家专业
武汉癫痫病医院患者治疗放心